即将迎来爆发的印度尼西亚

印度尼西亚,留在记忆中的一是东南亚国家,二是旅游胜地巴厘岛,还有历史著名的不结盟运动和万隆会议,甚至曾非常残忍的排华运动阴影和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伊斯兰国家,剩下还有的就是新闻中各种支离破碎的新闻报道,仅此而已罢了。

由于今年接下来还要飞好几个国家,最近又特别忙,也想多花点时间和团队一起打磨产品,差一点就不打算自己跑印尼,交由团队去搞定了。后来因为约了一些重要的伙伴,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还是去看看吧,临时出发,也没做太多的功课。

当国泰的航班飞过赤道时,才突然意识到印尼原来是南半球国家,这个时节也已经是当地秋天了。得益于团长,团队和翻译的精心安排,此次的印尼调研之行,对我认知的修正不亚于去年的阿拉伯一行,无论是当地的欣欣向荣,还是大家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精神面貌;以及纷纷闻风而动的创业团队和投资机构,和那满大街呼啸而过的摩托车和 GoJek。

三年前,团队曾经到雅加达考察,他们被当地落后的互联网环境和拥堵的交通吓坏了,四个彪形大汉因为暴雨和拥堵打不到车,不得不挤在一个不到一平方的「突突车」里赶去开会,落汤鸡式的出现在合作伙伴面前,一边握手,一边拧衣服。后来当豌豆荚决定不再做海外应用商店时,这个市场也因此成为了优先级最低的区域,团队再也没有回来过。

移动大爆发

对一个产业和国家来说,一个时代太长,三年却也太短,但对于移动互联网创业者来说,却可以从冬天跑到泡沫了。从 2014 到 2017 的三年里,印尼市场却从只有少部分巨头开始试探性布局,长到了中国背景或相关公司遍地式开花,甚至直接从零开始诞生了第一家独角兽的局面。也许是中国过去六年移动互联网大浪潮让很多人错过了大机会,也让人看到了大量的机会,从去年开始,无论是创业公司还是资本,都开始大力挖掘这个印尼这个大市场,纷纷下注这会是下一个中国式的大机会。也许再过三年,等到 2020 年再回头来看,错过了这一波浪潮机会的移动互联网创业者,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进入印尼市场了。

五年前,中国市场流行的是 Copy to China,这几年来,新兴国家兴起了 Copy from China,也包括今日印尼。前有模仿今日头条的阿里旗下 UC News,以及本土和中国创业者相结合的新秀公司 Babe 及 Baca;后有模仿国内众多秀场和直播起家的 YY 旗下 Bigo Live,以及 Nono Live 等一众视频直播创业公司;甚至也诞生了自己的 GoJek,组合了「滴滴打车+美团外卖+支付宝」的全家桶打法,成长为本土第一家独角兽公司;也有类似快手的短视频应用 VShow 以及各种包括在线教育/找工作和 58 同城类的大量应用;而包括口袋购物和快手在内,也都在印尼收编或独立开了自己的印尼分公司,全力开拓和深耕本地市场等等。

除了移动互联网类的新兴产业进入印尼,更早来到这个国家的还有中国高铁,OPPO,华为和一系列的煤矿类国企。

  • 中国高铁最近用类似高速公路的组合收费方法击败了日本新干线,承包了万隆到雅加达的高铁,预计 3 年内完工,将会快速提升这个国家的运输能力;特别是对比被日本承包的雅加达地铁 MTR,从 1990 立项开始修,中间因为各种工程/腐败和政治问题,一直到现在都快 30 年了,还没有修完。什么时候会修完?问了好些本地人,没有人能知道。但这三十年来,却一直在挖修挖修,占用的干道影响至今。
  • OPPO 从前几年开始就把在中国五六线农村玩过的那一套直接搬到了这里,无论你进入哪个 Mall 的手机城或专卖店,都一定会被铺天盖地的绿牌子砸晕,我们在和一个用户做调研时问他为什么买了三星?说「持币观望了好久都没有办法买到 OPPO,只好买个三星先顶着了」,看看未来几年 OPPO 和 VIVO 在印尼的出货量吧,过去一年中国发生的事情,也许在这里又要复现了;
  • 华为基站和网络的大力突破,配合当地的运营商服务,在雅加达已经逐渐成效,月 12GB 的 4G 网络流量套餐不过 60,000 印尼盾,也即不到 30 人民币,虽然在很多地方不太稳定,但在城里主要区域已非常稳定,这个价格也远远低于在我们国内能享受到的服务,而在几年前,1G 的流量和 2G 网络还是主流,在未来的几年,一定会从首都雅加达拓展到爪哇岛绝大部分城市;但另外一方面,由于基础设施建设的落后和区域发展的极度不平衡,除却城市中心区域的发展会非常快的追赶上来之外,广大边远地区和小城镇,仍然有很长的路和时间要走;

 

问起印尼本地工作的朋友,为什么雅加达这几年发展这么迅速,她给了一个答案是「大量的中国进来了,带来了大量的技术和资本,带来了先进的生产力」,这些曾经是美国和改革开放带给我们的。什么是一带一路,将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也许这就是例子吧。而本地出生受教育和长大的华裔翻译也告诉我,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们上去了一个「草根出身」的实干总统,这几年干掉了很多腐败和利益团队,极力推动国家走大发展道路,在他治下的这三年来,雅加达起了很多新的工程,也完工了不少工程,同时引入了不少外资和企业。当他说起这一段时,我能感受到的不止是他的自豪和对未来的信心,更能感受到的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往外看,不折腾,撸起袖子努力求发展是多么的重要,不但是实打实的带给老百姓福利,也能大力提升国家的影响力;而不是死守住所谓的曾经荣耀,认为只有自己的文化才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走所谓的民粹道路,最终毁了几代人。

奋斗故事

为期一周多的用户调研和合作伙伴拜访,有几位的精神面貌让我印象深刻,特别是 TA 们走出来的不一样的道路,更能反应出的是「创业者」的精神。

Kelly 女士,五六年前中文专业毕业,因孔子学院的对外汉语教育来到印尼,后来独立出来做过一些电商和内容类的创业,常年混迹于印尼,泰国和其他东南亚国家,也接待过很多华人前往印尼的调研,带过不少人出海,被称为船长。这么多年下来,积累了非常多的企业家和相关部门资源,当某准独角兽打算在印尼开创分公司时候,找到了她。这一年来,通过运作和帮助,企业不但快速在这个国家打开了市场,而且很好的解决了类似被政府封禁,移民局政策审查等「树大招风」才会碰到的问题。重要的是这些积累,如果纯粹是中国空降而来,即使是一个非常知名的创业者,也不太能搞定。

Lily 女士,因家里有一个亲戚在印尼工作,鼓励她避开国内普通高校来雅加达上大学,正好印尼最好的私立大学一直有个华裔做慈善,给所有中国学生全额奖学金,她也因此只身来到雅加达,开始了求学之路。毕业后一直就在当地工作,先是进入了煤炭行业,帮助中国公司进入和了解当地市场,在后来煤炭行业不行了之后,又转到这几年比较火热的基建行业,还是帮助中国融入当地市场,最近一年开始在帮中国的某个互联网独角兽进入印尼,开办了第一个印尼分公司,来开拓当地市场和本地化运营工作。由于华人背景,再加上非常熟悉当地市场和规则,很容易就作为当地一把手打开了局面。

Liu CEO,爷爷是梅州客家人,因为六十多年前的一次大战去了印尼,并在当地生根发芽,后来全家因 98 年排华事件又移居马来西亚,刘本人也在马来长大,在美国念大学,后来回到北京工作,作为 Nokia 的投资人投资过 UCweb,赶集网和空中网等著名公司。两年前看到印尼的大机会放弃在国内的积累,回到印尼重新开始创业,其中一个公司做的是类似「今日头条」的资讯产品,还有一系列媒体和广告等公司,其中母公司也被几家著名机构投资,成为非常有知名度等本地互联网企业。

黄同学,祖上几辈是广东和福建人,当年下南洋之际留在了印尼。受当年印尼「禁教华文」影响,在父辈已经不会中文的情况下,自学重新习得一口流利的中文,同时也会说一口流利的印尼语和英语。聊起对本国的历史和文化习俗,也给了我非常多的帮助。问及未来的理想,希望能有机会申请到大陆或台湾的大学,继续攻读国际关系的研究生。因为非常看好东亚的大发展,特别是中日韩和东南亚国家的互动,可能会成为未来十年的重要课题,他的梦想是希望成为两国的桥梁,帮助两国人民更多互动和增进理解。如果哪位在国内的老师有寻找印尼籍靠谱国际研究生的,这会是一个很好的推荐。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平均收入只有 2000-3000 人民币,市中心房价才 200w,市郊 30w 的雅加达,这些作为当地的资深华人或有国内背景的一些华裔,不但可以拿着比国内更高级别更好的薪资和远低于国内的消费水平,既能充分享受到改革的红利,还能享受到全球化的优势。用一个朋友的话说,这个条件可以在当地过上基本是「上流社会」的生活了:二个保姆一个司机,事业上负责的是跨国企业的本地分公司,或是本地著名的移动互联网企业,同时圈子里都是当地的精英或政府阶层。

真正需要消耗脑力的怎么把这个公司和事情给做起来,而不是像国内的同辈都还在考虑哪里买房?孩子教育怎么办?要不要买个老破小学区房?曾经类似他们一样,给中国的开放有过很大帮助的,可能就是十年前和二十年前的跨国企业中国区负责人,或者海归创业者了吧。

如果未来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和移动互联网出海潮的到来,每一个主要的国家和地区,都会需要大量熟悉当地又熟悉中国的连接层,这会不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发展机会和差异化竞争最好的道路了呢?

历史和文化

应该说,印尼的伊斯兰世俗化做的还是挺成功的,在很多方面都和中东的穆斯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地的朋友总结说,对于伊斯兰文明来说,这也是一个不断开放的过程,只不过这个过程比中华文明的开放显得更慢更保守而已,迟早都会到一定程度的:

  • 虽然印尼接近 80% 都是穆斯林,但是在街口上看到带头巾的女性应该不到 20%,而且还有不少女性穿了普通短袖出现在街头,甚至在部分大型商场内还能看到超短热裤;
  • 和未婚女士的日常交流沟通中,无论是在一个会议室开会,还是握手形式的打招呼,都不会得到拒绝,也不会因为是未婚女性,而无法融入社会的日常交往中;
  • 在公司里,男女同事之间的接触也非常正常,甚至在大学里,未婚男女间的搂搂抱抱也比较常见,甚至从调研中也发现,印尼在性开放方面,甚至和国内的水平非常接近,也有不少婚前同居,甚至部分奉子成婚的情况出现;

其实在文化的世俗化,从城市到农村,保守的程度是递增的,一个人会因为在大城市还是在农村,有着完全不一样的表现,这一点和中国的很多年轻人其实蛮相似。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伊斯兰文化都没有了,在雅加达的城市里,仍然要求每一个小区或人口聚集地,就必须新建一个扩音器,用于宣礼时号召信徒前往祷告,每天凌晨 4-5 点晨礼,傍晚点 6-7 点的昏礼,都会在全城响起宣礼词,用于提醒您该起床祷告了,或者放下手头工作去祷告了。作为一个外国公民,确实比较难于理解,因为这等于设定了凌晨的半小时闹钟,而且你还无法关闭。而且在几乎所有的公司和厕所里,都会要求有专门的祷告室,为民众提供一天五次的祷告场所。

政治和竞争

Joko 总统上台以来,印尼迎来了非常快速的发展时机,但同为东亚国家,仍然很多特点都挺像的,分享几个小观察和故事,帮助更好的了解这个国家的政治环境。

  • 比如雅加达主干道也实行高峰期单双号限行,一些主要节点也开始执行摄像头执法(去过美国的朋友可能有注意到:在私有制国家,用摄像头执法并不是很被认可),同时由于技术不到位,只好组织交警现场查验,于是诞生了另外一个现象:被抓到了,就贿赂交警几百大洋放走,于是交通一直这么拥堵了;
  • 为了防止外国人抢占了本地人工作,也为了避免非法滞留问题。移民局最近盯上了中国在当地的分公司,如果没有工作签证(非常难办下来,如果不是注册在当地,会更难),在写字楼里面见面或开会,也可能被执法机构抓走(最近曾有某知名企业员工被抓走)。同时,部分高档写字楼还要求押护照原件,才可以上楼去会面。从这些方面来看,并不是很像西方国家,也没有那么在乎隐私和个人权利;
  • 去印尼之前,网上随处可见的攻略都说机场海关人员可能会索要小费,如果不给就无法入关,或者查扣行李。这次我们一行小十人,确实也碰到了海关人员直接开口要小费,但基本假装听不见也不会被拦下。入关后的机场,也随处可见不能向工作人员贿赂,如果遇到请打电话投诉,可能坐牢等标识。实际感受来说,应该是在迭代改进中;
  • 当地政府机构因是民主体制,效率都极其低下。举个例子,注册一个印尼本地的公司,从提交各种材料到真正能办下来运作,据说最快的半年,慢的一年都不一定办的下来,当然也一样得打点相关人员。所以很多当地公司,总部都是注册在新加坡。未来随着财税问题的突出,公司越做越大之后,这一块不解决也可能成为大家的炸药桶;

雅加达也被称为「全世界最拥堵的城市」,作为曾经在巴黎感受到比北京还拥堵的人来说,我一开始是不信的。结果刚到雅加达那天,因为要赶去拜访 UC。不过五公里路程,却在车上开了一个半小时才赶到,路上凡是有空隙的地方,不是塞满了「突突车」,摩托车就是 Gojek,这里面还有大量的摩托车是贴着实线逆行的。另外一方面,这十多天里面,我们竟然只遇到一起很小的交通事故,而且几乎所有的汽车都很新,没有明显的磕碰痕迹,这应该跟当地人有很好的脾气,很高的幸福指数和很好的车技有很大的关系,不得不服。

同时,关于华裔钟省长被游行示威反对的问题,当地的华裔告诉我们,确实因为竞争对手的问题,闹得比较凶,曾经有一次游行差点搞出大事,但类似泰国的游行示威,普遍的情况还是比较温和和安全的,作为华裔和当地工作的同胞,并没有明显的感受到歧视或不安。也因为矿产资源比较丰富,早期基本被美国企业和早期领导人拿走了,近些年来,中国的矿产企业开始进驻,联合建设。但无论哪个国家进入,都有比较严重的腐败问题,也因为地方利益和中央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会有一些分裂和示威的倾向。

另外一方面,印尼因为本土缺乏重工业生态链,天上飞的基本来自美国波音,地上跑的无论汽车还是摩托全是日本国的本田丰田,小五金则不少来自中国,而互联网的产品则基本被美国的企业垄断,无论是社交还是内容产品。随着中国企业的进入,未来这些领域,无论是飞机,高铁,汽车还是移动互联网,可能也会面临大洗牌,如果印尼的领导人和政府足够聪明的话,依托于印尼足够大的市场,他们是有很好的基础和机会,同时也能充分的利用各国的竞争,享受到全球每个领域最好的产品的,这也是我们没有的大机会。

如果未来的经济是往上走,同时中国和印尼的合作关系能越来越顺利的话,应该是对两个国家的人都是明显有好处的,这可能也是中国公司是否投资建设印尼最大的期望和风险了。曾经,我们对国内的反美反日反法反菲律宾,都只有作为一个国民的感受,也无法理解外国人是怎么看这个事情的;如今因业务开始拓展到更多国家,更真切的感受到了不止是国民的感受,还有相关国家的人民是怎么样对当地华人和中国企业的。随着全球化越来越深入,中国企业越走越远,有些习惯的做法也许真得改改了,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国家和人民间相互理解和双赢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