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心随所愿

回北京参加完「豌豆荚 2014 尾牙」,迎着清晨的雾霾,踏上了返乡过年的旅程,这也意味着今年就真的将过去了。
遇见未知」代表了我的 2013,甚至在 2014 即将开始的时候仍然比较彷徨新的一年应该怎么做。现在回首 2014,还算顺利达成了几件大的心愿,无论在知识上还是心态上都有了很大的长进,虽然也有一些不尽如意的事情,但用「心随所愿」来总结,应是恰当的。
重新启航
离开一个生活了七年,非常喜欢的北京,这种感觉不亚于当年离开家人北上求学,虽然在北方的十年多里,一直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回去的,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真的回去。曾经听一些华人朋友说,很多华侨不止一次的买了回国的机票,却又因种种缘由,默默的退掉了,直到老去,在「北上广」漂泊的很多同学应该都有这种感觉吧。
感谢「豌豆荚」推波助澜,帮我共同做了这个决定:回深圳重新启航。过去的五年里,在创始人和团队的帮助下,我们还算成功的做成了一些事情,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也收获良多,积累了自己在创业领域的「一万个小时」,同时也遇见了各种未知。选择重新启航,和团队重新开始做豌豆荚深圳分部,既希望可以帮助豌豆荚走的更远,带来新的竞争优势;也是希望自己走出旧的舒适区,走进新的未知,挑战和成长新的自己。
感谢团队的给力帮助,深圳团队现已步入正轨,在过去一年里,我们通过利用豌豆荚过去多年在应用搜索的技术和产品积累提供了系统的解决方案,帮助不少知名厂商解决了用户获取内容消费的难题。从为用户做产品,到为合作伙伴提供解决方案,共同为用户解决问题,听起来只是 2C、2B、2BC 的一个字母差别,但在团队服务意识、产品设计、用户认知等多方面的差异却是巨大的,感谢团队陪我一起迎接和走过了这个挑战。同时,在这一年也同时实现了两个新的第一次:第一次开始跟随团队一起做海外用户市场研究;第一次主导和美国知名企业一起合作做一个产品。除了英语、专业知识和沟通能力的考验,也对如何更好的做海外用户及合作积累了一点经验。
新的一年,深圳团队成了豌豆荚的一个独立 BU,除了继续为合作伙伴提供内容搜索的解决方案之外,我们会继续尝试通过产品和技术,为海外的移动互联网用户提供更好的内容发现/消费产品,北京总部的一个团队也将加入深圳共同来做这个事情。「Zero to One」,这应该也是我在 2015 年最大的事情了,期待年底总结可以带来惊喜。
14.pic15.pic_hd
闺女降临
也许是电影/电视看多了,或是之前不太关心,在想象中,生个小孩总是很容易的,从来没有想到说从怀孕到宝宝出生,简直就是「过五关斩六将」:从孕早期的莫名出血;到一会的黄体酮变低了;到一会的这不能吃那不能闻,吃啥吐啥;后来的「唐氏筛查」指标高风险;晚期的羊水不够风险;甚至到最后脐带绕颈等等,每一步都能把人吓得够呛。直到宝宝出生,心里的石头才真的落地。看起来,不止是「别人家的孩子」会让人羡慕,「别人家的妈妈」也是一样的。
和身边的奶爸奶妈们聊天,才发现每个妈妈或多或少都会碰到各种问题,越是年纪大点的,越是更关心孕况,越是状况多一点,也更担心一些。这也许是科学不够发达,还没有办法精确定位吧。反倒是上一代人看起来比较轻松,从孩子怀孕到最后出生,中间基本不怎么检查,也不怎么管,也因此不因各种指标异常提心吊胆,反正十月怀胎瓜熟蒂落,最后生下来没啥问题就是好,皆大欢喜;如果不太妙就只能怪哪家风水不好,或者最近修了什么祖坟之类的了,呵呵。
生长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大环境里面,多多少少还是受了不少影响。在怀孕之前,作为父亲,总想着要个男孩子好,可以陪自己好好玩(当然,据我观察,身边的母亲们大部分都想要个女儿,道理可能是一样的)。但真的经历下来,生男生女真的已经完全无所谓了,也得感谢这十几年的教育,让自己可以认清什么才是最重要的。闺女的降临,带给了我莫大的幸福和快乐,小孩也许是父母最好的玩具了吧。有了小孩之后,我才第一次这么深刻的体会到了「嗷嗷待哺」这句成语的真正含义;肩上的责任也明显更大了,不只是多了张嘴,更是一种成长的压力,看着小朋友每天的进步,也鞭策着自己每天也要更加有进步,才能给她更好的生活,更好的榜样。
回到小孩子的喂养上,年轻人和老人家的意见相左也越发明显,什么「科学养娃」都没用,更多的是一种「鸡同鸭讲」,不过倒是更让我感觉到了「专业的力量」。比如小朋友因为刚出生,胃很小,容易吃多了之后被翻一翻就吐奶了,老人家的第一反应是「吃的太凉了(和上火刚好相反)」,所以应该吃上火一点的东西,各种吃的要炒热气一些,却不相信应该多拍咯,排出空气;再比如吃母乳的孩子在快吃饱时候,会分泌一种激素,告诉宝宝吃饱了,不要再吃了,但换吃奶粉的时候就会没有这个激素,以至于很多小孩会一直想吃,大人也一直给吃的,然后吃的太多受不了又吐奶,然后又被老人家判断为「吃的太凉了」!再比如汽车安全座椅,老人都觉得我自己抱着是最安全和舒服的,小孩不愿意坐在上面,也很不安全,说半天都没有用,下了一些「车祸」视频给老人家看,也不太相信,最后只好强制执行了,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深圳政府有一个规定「四岁以下儿童不坐安全座椅,罚款 300 扣 3 分」,把这个告诉老人家之后,每次出门,他们都会让宝宝坐在儿童座椅,还千叮万嘱,看起来政府的公信力和影响力在老农民心中的地位还是不错的…
 18.pic2.pic_hd
常青藤梦
读大学时候还没有出去留学的想法,总觉得早点出来工作,养家糊口才是正道。后来在北大读研之后,越发有了将来某一天可以去常青藤看看,念个书什么的念想。今年五月终于有机会,和俩个朋友乘着去纽约开「 Qcon 全球开发者大会」的机会,顺道去了纽约、波士顿、宾夕法尼亚、费城和华盛顿等地,参观了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杜克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等常青藤名校。哥特式建筑、古老欧式风格的校园和斯坦福的现代有着极大的不同,独特的古老风格特别有韵味。也特别感谢商学院的朋友带我们更深度的游玩了哈佛,反倒是其他学校没有提前规划好,没有找到熟悉的地陪,只能第一时间到 visitor center,翻翻校园导游图,到处拍拍照,浅度游玩就算结束了,另外一个遗憾是时间太紧,没有去成「哥伦比亚大学」,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八卦胜地。期待能在豌豆荚做成的将来,有机会到常青藤念念书,圆了心中的梦,如果这辈子没机会了,就交给我的女儿吧,好好培养她,哈哈。
纽约之行,除了梦游常青藤,还见了不少老朋友,更多的了解了美国。两年前去加州,曾经对那里的人文给出了极大的赞赏,这次在纽约曼哈顿市区,也看到了在中国极为熟悉的「人车抢道」,只不过更加文明一些,基于加州和中国之间,看起来只要人够多,规则不够狠,演变成「中国式过马路」也是极为正常的一年事情。回到深圳之后,发现人车抢行情况比北京好太多,可能跟红灯不能右转和人车抢行被抓到罚 500 大洋的规定都有关,已经有迹象可以更早的实现了两年前的「希望中国在未来几年可以实现更加和谐过马路的梦想」,也算是挺欣慰的一年事情。
纽约之行,还有一个收获是「重新认识了油画」,小时候在历史教科书上看到过不少油画的介绍以及插图,效果实在太差,以至于我很长时间以来都没有明白为什么这么难看的创作还有人宣传,甚至成为一门艺术!直到在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看到那令人震撼的巨幅油画,才真正明白什么是油画,栩栩如生的画面令人神往,丝毫不亚于「中国山水画」所沉浸的意境。下一个目标,争取去油画的产源地——欧洲再去膜拜大家。
参加「QCon New York 2014」原本是为了去东岸,却也没想到是这几年参加的各种技术/论坛盛会中感觉最值得去的会议了,也因此对 Qcon 的系列会议有了更多的了解,确实是一个跟接地气,一线的管理者和工程师都会在这里分享很多经验和心得,虽然贵,却也值得。也因各种机缘巧合,今年十月份还在「Qcon Shanghai」做了一个「我们在豌豆荚如何做产品研发」的分享,怀着对盛会的感激贡献自己和公司的的一点微薄力量。
11.pic 9.pic_hd 10.pic_hd 8.pic 7.pic_hd 5.pic
祖母大寿
在奶奶九十周岁时候做个寿也是多年来的愿望,特别是这两年来她老人家的身体状况加速的衰老,记忆力越来越差,虽然还记得我们,但已经不太能记不进去新的事情了,这两年来新加入大家庭的孙女婿和孙媳妇,每隔一段时间看到就会问那人是谁?怎么在我家?有时候一个问题回答完半天又重新问一遍,也是挺心酸的。
爷爷奶奶在我最没自信和困难的小学初中时代给了我很多爱,很可惜爷爷在我初中的时候就走了,直到去世八周年时候的清明节才勇敢的写了一篇文章怀念他老人家。随着工作以后,收入情况好一些,心里就一直有个念头,在奶奶九十周岁(家里老风俗是过九一虚岁的大寿,其实就是九十周岁)时候给她做个寿。因此在年初就和爸妈、姑姑们、兄弟们一起商量,本来觉得挺简单的一个事情,但因为只剩下奶奶一个老人家了,家里也是有些不太敢办的,俗话说「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就怕出什么意外。倒是年轻人看的比较开一些,这么老了,记忆力已经严重衰退了,如果今年不做,即使十年后正好百岁,再做生日又有什么意思,即使五代同堂,各外甥、外甥女、女婿等来祝寿又如何?老人家已经不记得甚至不认识他们了,倒还不如在她还能记住事情的时候办一个让老人家满意的寿宴,也算是给过去几十年的艰辛,如今的好日子一个记忆呢。最终还是说服了家人,从最后的效果上来说,倒是辛苦了父母,不过老人家还是挺满意的,亲朋好友也都挺高兴的,难得老人家如此强大的号召力,各位晚辈从各地赶回来祝寿,也确实难得相聚。
兴奋之余,以大疆航拍的几个照片和大合照为素材,草写了一首小诗送给老人家:
门前良田有几亩,一分一寸撒辛汗
堂内祖母正九十,岁岁年年持家勤
自砌围屋小一栋,一砖一瓦靠肩挑
生下儿孙满四代,祖祖辈辈相传承
才延膝下近百人,家家户户来贺寿
丁府寿宴开一席,邻邻里里共襄举
盛世中华传千秋,村村落落圆国梦
16.pic 3.pic
心愿之外
如果说今年最大的不如意之事,应该是年底的住院了,可能是工作压力及宝宝出世后的过度紧张或焦虑,体检发现肝脏的转氨酶升高异常,为了更保险起见,被抓到医院输了二十来天吊瓶,好在办了住院手续也可以打完针就回家休息,要不呆医院实在太痛苦了。连续五年多来的近似 996,身体也大不如前,除了工作忙为由的缺乏锻炼,年少时的积累可能也消耗的差不多了。为了新的一年有所改变,同时考虑到深圳便利的骑行绿道和难得的好天气,决定明年起骑自行车上下班了,利用开车堵车的时间来锻炼身体,每天也差不多会有十公里一个小时的车程,应该还是会有不少帮助的,也为了鞭策自己能够坚持下去,把用于在公司停车的几千大洋停车费改入了一个大行的 SP8,努力增加选择的「机会成本」。
希望来年总结的时候,这一个章节不会是遗憾收场,也请各位朋友共同监督和鞭策,帮助我达成新的心愿。

2015.02.14 午
于南方航空 CZ6572

One thought on “2014: 心随所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