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遇见未知

又一年过去了,按照老家算法,已到而立之年,好在城市里的人们都喜欢用周岁的方式让自己看起来年轻一些,这等简单的幸福方式,当然拿来。年中做了一个『青春十年』的总结,也算是跟自己的青春作别。回看 2012,关键词是『意料之外』;而已过去的 2013,却不能一言以概之,也许『遇见未知』会稍微接近一点。

生活
今年最幸福的事情是终于让父母、岳父母四位老人都成对来京游玩了一趟,多年的心愿达成。父母们也都非常开心,老爸故地重游,分外熟悉,另仨则是首次来京,也是首次坐飞机远游。十多年来,第一次享受到下班回家有妈妈做的美食、家里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工作/烦心事跟父亲探讨、周末一家人郊游和说说方言的感觉,幸福自不必多言,甚是怀念。也许是饥苦时代留下的烙印,父母们都非常节俭,为了此次游行,前前后后游说了几个月,发动了兄妹们、亲戚等各种使力,才最终成行;岳母有一天也和我开玩笑说,这一周来,我和你一起走过的路,估计比我和你爸爸这辈子一起走过的路的还长(爸常年在外工作,妈则在家照顾家庭)。我也不知道这是一句幸福还是辛酸语,好在这一代的我们基本脱离这样两地分居、只为生活和孩子们的艰苦生活了。
父母之外,托『豌豆荚的优秀员工福利』,再去了趟美国西部,和去年不太一样的是,今年几位同事都带上了媳妇,来了个西部自驾游,从洛杉矶到拉斯维加斯,到蒙特雷(这里的 17 Miles 景区强烈推荐),到硅谷,到旧金山,第一次知道好莱坞电影是怎么搞出来的,也深度熟悉了一下在美国自驾的乐趣,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纸醉金迷的赌城生活,再一次用力呼吸加州的新鲜空气。虽然此行的『官方目标』是去参加的『洛杉矶的 E3 游戏展』,但除了这个活动没有特别大的收获外,其他历程都还挺有意思的。结婚之后就一直在豌豆荚创业,一直没有时间带媳妇出去度蜜月,这次也算是一个简单的补偿,未来再找个机会好好补过。比较遗憾的是,一直想在今年要个小孩,仍未能如愿。
生活上的另外一件小事则花费了一年来的大部分积蓄,交管局的老师们给了我一次中奖的机会,买了个喜欢的车,老祖宗说得对,由奢入俭难,习惯了开车到限行时,再去挤公交地铁,就已经不太习惯了。说到堵车,也不是那么的令人心烦,有自己一个独立的空间,可以更多的发呆/思考,听听『罗辑思维』和『晓说』,看看风景,只要自己不瞎着急,还是件挺享受的事情。

工作
工作上,今年应该算是参与创业四年来最辛苦的一年,考验的不是体力,不是智力,而是心力。这一年也只做了两件事:组建洗白白团队,将豌豆洗白白做成;重新梳理应用搜索服务团队,解决了压力和性能问题,核心指标重新领跑。
年初时候,由于好几个项目要上马,而人员又严重紧缺,在老大的主导下,我们把原来十几人的大团队拆成了应用搜索、洗白白、视频搜索和另外一些小分队。我也从原来的大团队中解放出来,和一个产品,两个工程师重新开始做洗白白,花了半年的时间,也算是把这个产品做到了业界知名,用户好评度不错。中间经历比较多的痛苦是 Android 的开放真的导致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出现,甚至有不少开发者都不知道包名、应用签名是啥玩意的情况;更别说每个市场换个签名上传包,更新一个版本换个签名的情况了;甚至还碰到过数字签名被工程师离职带走了,老板要不回来,只能改签名的有趣例子。
有时候,我也在想,是不是在中国要做一个有量的产品实在是太容易了,导致大家都不舍得换时间磨刀,就直接上山砍柴去了。在做洗白白的半年里,接触和分析了很多有意思的数据,做运营性的产品和做用户需求导向的产品,关注点确实不太一样,运营性的产品更关注细的数据和产生的效果分析,也更多的需要做脏活累活,才能积累起来竞争力。从这个角度来说,Android 的开放和混乱,也包括开发者的『胡来』,其实也是个机会,帮助开发者解决了这些问题,也就积累了自己的优势,58 不就是这样脚踏实地,干别人不愿意干的事情,也走上了上市的道路。想明白了这个,我们也开始转变了思路,不再觉得这是开发者的问题,而是想了很多方法来帮助开发者解决这些问题,比如:洗白白手记,更换签名洗白白等。在做这个产品的过程中,还『有幸』见识了一些公司的『坑爹』之初,洗白白率先推出后,市场反应效果很棒,某公司为了迅速跟进,以造成自己也有这个功能的错觉,竟然做了一个只有动画和分享的功能,不管你安装多少山寨应用,用它一照,都会提醒没有问题,然后让分享到微博,除了行内人士,很少有人能看出来原来这玩意是这么做的,这做产品的思路,『不得不服』。
第二件事情则来的有些突然,也算是偿还了一年来的技术债。刚好父母来京旅行也在此期间,本想贡献好的工作状态的,却让老人家目睹了我的狼狈。随着用户量的不断增长,突然服务就开始出现莫名其妙的崩溃:有时候它选择在了大家赶在上班的路上;有时候它选择在了深夜;有时候则是在午饭时间;有时候它选择在了大家在聚会的时候;最为坑爹的是国庆十天的假期里面,它竟然召唤了我们四次。基本团队的每一个工程师都经历了一早过来或半夜被抓起来修服务,无论是在开车还是爬山,是工作还是休假都全程带着电脑,随时待命的状态,也经历了豌豆荚官方微博连续十条中有超过一半是服务 Down 机的公告的惭愧,同样也看到了很多忠实的用户对我们服务不稳定/工程师不给力的愤怒带来的压力。由于服务的问题藏的很深,也出在我们使用的最底层的开源方案上,以至于花了近 1 个月时间,在网上/社区寻找各种策略来 fix 这个开源方案的漏洞,也基本上踩过了服务所有的坑,最终也彻底宣判了这个免费的开源软件死刑,决定重写这部分,全部换掉(坑爹的是这个开源方案的 Bug 在一些社区也有人发现,所有的提问都没有最终的解决办法,反而指向这个开源公司出的一个商业版本,300W 美元/年,买不起呀,说多了都是泪)。这几个月,自己基本每天都提心吊胆的,到最后都有点神经质了。相信做过类似工作的同学一定明白在突然听到手机短信连续报警响声的那一种感觉。
通过这个经历,有几个感觉:
系统的核心底层和技术方案一定不能用全新的技术(如果团队基本都很懂这些技术,倒问题不大),即使是开源的,如果完全没有人懂,一旦未来业务做大,出了问题就是致命性的,好在这个问题没有在支付等致命性的系统先出现,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越是好用的技术方案,也要有人长期的关注整体的性能,做好技术储备。往往前人选择了一个很好的技术方案,如果没有人持续性的关注全局,越是好用的方案会被更轻易的放大,从而引起整体系统的性能急剧下跌,技术债要有人持续性的关注和确保投入,只关心产品和用户需求是非常危险的;
出了困难和未知不要怕,一辈子也没有几次机会能让自己碰见这些未知的大挑战,有机会亲手去解决这些难题,是一种机会和幸福,虽然过程会很痛苦。

新的一年已经开始了,自己也即将商务产品和技术相关领域做一些尝试,还没有想的很明白该怎么来做,利用过去几天的时间,翘了公司年度的 Hackday,认真想了想 2014 的自己应该怎样前行,希望年底再总结的时有东西可以写~

One thought on “2013:遇见未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