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华中科技大学软件学院0308班毕业五周年聚

  

    首先感谢会长@申彬彬和老班长@游杰宇的辛苦组织,才使得此次险些泡汤的活动又得于成行。

    同聚一堂。04.19-05.01,虽短短3天,且各种下雨,最终仍聚齐了整整一半——15人(带家属19位)。有大部分准时抵达的;有带着家属提前抵达的;有突然有事(加班/家人突病/客人到访)最后退票未能成行的;有已抵汉却因各种(会见家人/长痘不便见)未能参加的;还有505和仅有的三朵金花都未有一名代表参加的;也有几位因加班未赶上火车再改签机票飞来参加的。虽有些遗憾未能全齐,却也很难得了!

    成家立业。毕业五年了,有五位同学已为人父,超过一半已成家,仍有几位是贵族。地域分布上,深圳、上海、北京和广州占了绝大多数,留在武汉奉献的却只有三位。行业上,基本仍在IT大圈,搞技术的居多,咨询销售紧随其后,有几位已转行,有几位创业者。

    追随初心。虽然奋斗在各行各业,不同岗位,也都基本处在事业初期,但大多数同学都找到了自己喜爱的生活。有坚持在技术领域持续前进,五年磨一品,不断实现曾经“梦想”的;有经历在大上海打拼多年,毅然放弃飘泊回报家乡,追寻高质量幸福生活的;有经历家庭变故毅然挑起重担成主心骨的;有看到班上“前辈”榜样对企业顿生强烈归属,找到巨大动力的职场新人;有仍然飘泊,处在职业规划早期、徘徊彷徨的;有为挣奶粉钱每周“6*12”工作在华为一线的辛苦父亲;有为首付、还房贷、挣“老婆本”居无定所,随时服务在客户现场的咨询师们;有小有成就,创办的公司营收已有千万级别的小温拿;有因工作等身体大不如前的同学们(也包括横向发展过于迅猛的若干同志,你懂的)。五年了,您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再过五年,和你的梦想是否接的更近了呢?

    母校新象。除了流水的兵,铁打的营盘也有不少变化。新建的国家脉冲强磁场科学中心拔立在东校区,与国家光电实验室遥相呼应,甚是霸气;韵苑的五元大鸡排退市了,吃饭的人也少了许多;东园的七元红烧肉套餐已经涨到九元了;砂锅酸菜牛肉没有了酸味;东校区教工食堂更是来了个大变脸,曾经招牌的滑蛋牛肉、锅巴肉不见了踪影,矿泉水却仍是1.2元这个奇怪的数字;篮球场围起了铁网,水泥地板变成了塑胶;小球场的绿草只剩下了石子,白茫茫一片,有些凄凉;南大门、图书馆、小树林仍然绿意盎然,春光满园,仍不失“森林大学”的美誉;校车正规了很多,观光校车不见了,私人承包的黑金杯不见了,换上了统一的中巴,少了一些乐趣;孔子矗立在东九授课,老子在西十二接受膜拜,只是那竖起的食指很容易让人看错;曾经的露天电影院被李校长收编成了“自家学院大楼”;管理/经济系财大气粗,学院大楼仍傲立瑜家山下。

    光谷崛起。学校外面的世界,更是今非昔比。当初的光谷体育馆在期盼了四年之后仍未毕业,如今已长成母校和武汉市大型活动中心了;入学时周边三千元的房价如今均价已过万,着实疯狂;曾经拥堵不已的鲁巷广场,如今风采更甚,光谷中心那迷人的西班牙风情街、耀眼的广场高楼环绕在伴;据说九省通衢的武汉用全国最大的物流、输送、制造业中心定位了自己,漂亮的写字楼因此倒不多见;周黑鸭专卖店外十米长龙随时可见,曾经风光无限的精武鸭脖如今门可罗雀,是随处可见的山寨葬送了精武品牌?还是坚持只在武汉开店的策略让其停滞不前?还是独特的口味造就了周黑鸭后来居上,走向全国?

    杂七杂八。武昌火车站已被改的面目全非,出站之后,若非导航,都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坐车了;武汉站建的如同全国的机场一样气派,可惜也都没有自己的特色。学校门口多了两家七天连锁和如家酒店,硕大的广告牌矗立在生活门外,确实为很多人的“生活”带来了便利;顺道言,短逛就见不少学生开着好车出没校园,不知是与时俱进,还是略显阔绰?

    同窗。非为利来,非为利聚,也正因此让人一生难忘,友谊长存。多年未联系,一见仍如故,还有各种“好基友”,都是班级凝聚力的各种纽带,也是最终能团聚到一起的重要原因。相聚回忆往昔,离别更创辉煌。让我们一起期待下一个五年,一起期待毕业十周年大聚!

 

2012.05.01于武汉->北京CZ6365